月下独白

【莫毛】冬梨飞雪

五一过的实在累累累~

晚更了,其实我自己也很期待,毛毛出现在莫雨的婚礼上啊


第四章



离莫雨的婚期不足3天,恶人谷也有了些喜庆的颜色,平安客栈大概是最早布置上的,随处可见的红绸红布让往来的人以为这花蝴蝶要二嫁了。

“去去去,你个嘴碎的,在胡说看老娘不撕了你!” 花蝴蝶拎着两坛西式腔,扭着腰走过来,一巴掌拍在嬉笑的雪魔卫脑袋上

“喝喝喝,一回来就喝,也不怕喝死你个糟瘟的。”

毕竟是恶人谷的女人,手劲贼大,后者疼的龇牙咧嘴,却不敢指责半句,陪笑道

“这还不是咱们花老板手艺好!外面那些个酒和马尿似的,连个味儿都没有!”

“我呸,少来哄我。”花蝴蝶抬起手指戳了戳他脑袋 “咋地,眼下少谷主大婚了,一个个还往外跑,是眼红的想去找个相好吧!”

“哪敢啊!”雪魔卫喝了口坛子里的酒,心底一片爽利
“这不是烟大人吩咐的事儿吗?”

“哦?咱们假公济私的烟长老吩咐你什么?莫不是盯着浩气盟的举动?”

“唉?你怎么知道的?”

看着一脸惊讶的雪魔卫,花蝴蝶翻了翻白眼

要说烟对隔壁家兄长的心思,就差没写个告示贴身上了

“那可是打听到了什么没有?”

“能有什么事儿啊?”雪魔卫擦擦嘴 “要说这大事恐怕就是这武王城的城主换了个人。”

“哦?还有这事?”花蝴蝶来了兴趣,索性坐在他身边 低声问:“换了何人?”

“能有谁啊?当然是剑圣的徒弟咯!”

“林可人?”

“可不是吗?听说那只小耗子从千岛湖回来,被谢渊关在屋里到现在还未见人,再来就是这城主换人了。”

雪魔卫说的眉飞色舞,又喝了口坛子里的酒道

“看不出这小耗子对咱少爷还真是重情重义,不顾浩气颜面,与咱少爷厮混,真真气坏了那谢渊老头。”

“切,可别说的那么难听。” 花蝴蝶无聊的摆弄着手指上的丹蔻 “听闻那小子自小被浩气盟当姑娘养,长得是眉清目秀,只怕兄弟义气是假对少爷动了歹念是真吧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雪魔卫一脸不解

花蝴蝶挑了挑眉,“红拂夜奔,自荐枕席呗。”


穆玄英坐在山坡上思考自己到底用何种方式穿行在恶人谷比较妥当。虽说因为少谷主逼近的婚期谷内变得异常忙碌,可………

看了眼一旁有些趾高气昂的照夜白,穆玄英扶额,鲜衣怒马,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。打定主意后,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尘土,又拍拍马屁股让他先去尸菜田附近寻些口粮,自己则一个踏云往毒皇院飞去。

毒皇院相较于其他院落着实冷清了许多,只有一个小童在清扫院前的残叶

穆玄英上前朝小童拱拱手道

“在下浩气盟穆玄英,还烦小哥行个方面,通禀肖老先生一声。”

小童闻言停下手头的活儿,戒备的看了看面前人

穆玄英自知唐突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又道

“小哥放心,在下绝无恶意。”

小童忖量片刻,示意在此处稍等,自己则进了屋子

穆玄英努努嘴,环视了下周围的景致,想来自己来过恶人谷数次,除了小少林也不曾去过别的院落,心里不禁有些微凉。低头踢起路边的石子。

“咔啦”栅栏被人打开,方才那小童折了回来,笑嘻嘻的朝自己比划了个请

“主子让穆公子屋里坐。”


肖药儿的屋子鲜少点灯,虽说还是白日,却有着黑夜的阴凉。草药混杂着什么腐烂的味道让玄英有些作呕。唯一点了蜡烛的桌子上,放了两杯冒烟的茶水,肖药儿坐在一边捣弄着药杵。

“前辈!” 穆玄英朝着肖药儿行了个礼。

“我老头子怎受得浩气盟少盟主如此大礼,怕是折煞我了。”

说着将手中的药杵放在一旁,指了指身边椅子

“过来坐吧。”

穆玄英笑笑也不拘谨,掀了衣摆坐在肖药儿身边,开门见山道

“其实晚辈有一事相求于前辈?”

肖药儿摸了下卷翘的胡须,精明的眼睛带着说不清的意味,问道“何事?”

“治病!”

肖药儿闻言有些惊讶,抬眸仔细打量起面前的人来。
没了往日的蓝毫披甲,只着了件素白月华衫和狐裘披风,头发用丝带随意束了一缕,其余的则不服贴的散在肩上,笑意浅浅的回望自己,没了平常的精简干练,到多了份温文。

“少盟主这话说的奇怪。谢渊与那孙思邈颇有渊源,如今怎让爱徒舍近求远找我一个糟老头子?”

穆玄英听得出嘲讽,没有恼怒,眉眼弯的更甚 道:“想不到桀骜不驯的肖老前辈,也有自叹技不如人的一天?”

“你……”肖药儿拍了下桌子,显然被穆玄英激的动了怒,换平常他自是不会承认自己比孙思邈差了分毫,若不是提防他有别有用意,何须在此妄自菲薄

“若少盟主今日来,只是取笑老朽,那喝完这杯茶,就自请离去吧。”说着转身要走

“前辈莫怒,是晚辈失言。” 穆玄英唤住他,端起面前的茶杯,浅尝一口道“这新摘的霍山黄芽果然清香回甘。”

并不在意肖药儿横眉冷眼,淡淡再次开口:“晚辈此番来不过想与肖前辈做个交易。”

“我用空冥诀和前辈换两年无虞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