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下独白

情之始然 (苍*歌)上

写在前面的话

想了很久写了这个文,其实我是个不折不扣的he党,但是才发现be原来这么让人刻骨铭心,大概带着遗憾的爱才让我们无比的思念吧


不得不强推!!!强推!!!强推!!!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b站colaholic大大的 《典狱司》,就算虐我千百遍但是我还是爱着这个视频

“你与我之情,不过如此……”

总想打爆这个苍爹的头,但是就算如此,谁都没有错,只是我们没有生在太平年华

其实我真是霸苍歌,3p党,粮太少了



梗出自这个视频,侵删

燕羲和:羲和之未扬,若华和光?

杨子衿: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情之始然 (上)


燕羲和想,自己大约是长了年岁了,总喜欢回忆少时过往,彼时烟雨朦胧,他依偎在一人怀中,嗅着好闻的青竹香

“江南景色正好,若能闲居于此也是美事”

那人声音很好听,宛如湖上泛起的涟漪,轻荡竹筏。

映像中的杨子衿总是副文质彬彬的样子,喜欢看书,喜欢弹琴,喜欢看自己耍起的刀盾,然后眉眼含笑的赞叹一句,“诏抚成师,武臣承德,羲和将来定是一方名将。”

千岛湖的长歌门是个山青水秀的地方,燕羲和算是半个长歌弟子,偶尔休沐定是要来小住几日的。

湖心亭里两个小童,吵闹着争抢着一串糖葫芦,前者嬉笑,后者怒骂;庭中似有位故人,吹着手中的竹叶片,调子回转清脆。

燕羲和不自觉的驻足片刻,定睛才发现不过是个虚影罢了,摇摇头,脸上勾起苦笑

自己大概对于那人太思念了吧。

念及于此不禁加快了脚步,穿过水廊便是鸿鹄院,杨子衿喜欢在那里的桃树下练琴,飘下的花雨偶有两瓣落在他的发间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 燕羲和几乎是跑到那人面前,胸口有些起伏,眸中带着期许,明明是个久经沙场的将军,每见到他却如孩童般手足无措。

琴师好笑的停下手中的动作,将琴放在了桃树边,起身朝着自己的小孩伸了伸手。

燕羲和眼睛亮了亮,撒着欢的奔过去,将思念许久的人搂在了怀里,熟悉的竹叶香,有着让他说不出的安心,粗糙的手指来回婆娑着怀中人的细发,眼里酸涩,轻轻在他耳边啜泣

“我好想你,我真的好想你!”

燕羲和是个行动派,哪怕是床第间也是行动大过天,杨子衿深知这点,对于羲和偶有的亲昵也不推拒,宠溺的将人搂的更紧了几分

“你都不想我吗?”

见怀中人未有太多反应,人形大犬干脆将头埋在了他的发间,无不委屈的嘟囔起来。

杨子衿莞尔,把他扒出自己的怀抱,认真的凝视许久,灿若星河的眼睛映着挚爱的剪影,他还想告诉他我予你之情,不若海纳百川,不若江山万里,但足矣刻骨入魂,此生无虞。可是他终究没有说出口,柔柔的浅笑,贪恋的抚摸着自己小子的脸颊,放下心头的万般不舍,终只吐出一句话,无关相思

“天下已平,莫要在徒增杀孽可好?”

燕羲和没由来的慌张起来,风骤然变大,疯狂的席卷着周围的草木,他看着花雨如屏障版生生的阻隔自己

“不要,我不要!”燕羲和眼角发红,努力的想冲破阻碍去到爱人身边,他想和他说江山已定,可否在去看次江南烟雨?他想和他说,若有再一次,明知战火燎燃他也要带着他,同生共死也好过如此。

“不要,杨子衿,若你就此离开,我燕羲和屠尽天下不得永生也要化作厉鬼扰你清宁”男人竭力的嘶吼,伴着凌烈的风刮的人心底生疼


“羲和!”他听到他唤他,声音一如初春的雨露,平复着将军的暴虐,花雨渐散,朦胧中勾勒出琴师的身型。

燕羲和心下不好,想拉住面前人,却如雾霭般消失在指尖,那人歪了歪头,发丝偶尔扫过他的脸颊,他依旧在笑,那笑中有数不尽的缄卷

他说,羲和,你要好好的………

评论(1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