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奖学金而战的白白白

茨酒/酒茨 百鬼

现代paro 有点养成类型

最近肝阴阳师有点伤,听说更文可以收到ssr,网易爸爸给我只大天狗吧!

前期酒茨,后期茨酒

对于我来说他们都太强了,毕竟酒吞这种专打鬼王的男人,和茨木这种一拳童子不能互攻我不信!

有cp洁癖的请绕道


网易爸爸!求你给我只大天狗吧(再说一遍)



第一章

 

阴暗潮湿的深巷,老旧的路灯因为电路的不稳定滋滋的发着诡异的声响,那是繁华都市的暗角,徘徊着人心最原始的欲望。色情,赌博,毒品,贪婪的被渴求着,这个被称作“极乐净土”的地方,门庭若市,宾客不绝。

 

这里不需要同情,有的只是弱肉强食下活着的本能。

 

茨木从记事开始就生活在极乐净土,母亲本是个不知名的脱衣舞女郎,却因为执意生下不知哪个恩客留下的孩子,而断送了唯一的生技,只能在原先的酒吧打些零工,老板偶尔还会赏他们母子些残羹剩饭。

 

茨木的童年是幸福的,至少在母亲活着的时候。

 

如非必要母亲很少让他出屋子, 却经常带着破旧的绘本给他看,有天文,有历史,有地理,母亲也会手把手教他写字。茨木天资很好,学东西很快。那时候的母亲眼神总是亮亮的

 

她说,茨木这么聪明这么漂亮,总有一天一定会走出“极乐净土”我想那人也一定会高兴。

 

他不确定母亲口中的那人是不是素未谋面的父亲,对于生父他有太多疑问,可是却不知从何谈起,但至少他能做的便是现在的点滴让母亲开心。那时茨木心中的梦想便是可以带着母亲走出极乐净土,见见那个人。

 

天不遂人愿,茨木心中的光芒扼杀在了母亲被抬回来的那天,母亲的死相很惨,眼睛瞪得大大的,微凸出眼眶,口鼻处是早已干涸的鲜血,四肢僵硬承扭曲状。他认得那些抬着母亲回来的人,来自百鬼。

 

“百鬼”——极乐净土唯一拥有管辖权的帮派,能在这里常年立于巅峰的自然不是等闲之辈,即便是个招风的大树,却从没有倾倒之象,到是近几年越发的繁盛。

 

人道不近,鬼道不来

 

便是对于百鬼最好的评价

 

过于年幼的茨木还不懂死亡的意义只是惧怕于母亲的狰狞,哭叫着冲了出去。

 

最后是隔壁理发店的老板娘寻回了他,给母亲草草入了殓。只是日子依旧还是在继续,好心的老板娘收养了他。白天他会帮养母些忙,而晚上则是翻看写母亲留下的绘本。

 

多年之后他才明白,母亲死于一种新型毒品 “hell verison” , 母亲只是恰巧成为了实验下的牺牲品,在极乐净土,最不值钱便是人命。

 

被真相捅破的纸,剩下的残酷现实

 

茨木一向自负不是冲动的人,只是那一刻他并未深刻思考自己与百鬼的差距,,周身叫嚣着的复仇让他失去了理智,漂亮金眸如同夜中肆寻着猎物的野兽,渴望着仇人的鲜血。手里的武器只是一把不知哪里来的破旧砍刀

 

”小子你很有种啊!” six days 的包厢里,主坐上的人毫无刚被袭击的警觉,脚撵踏着骨头,咯吱作响。

 

大天狗sixdays现任老板,坊间传言他是牛郎出身,俊秀的面容,干净的着装,哪有丝毫风尘的味道,常人还以为是哪家公司的青年才俊。

 

 

“带到后门去做了就好,一会儿红叶要出台,不要惊到了其他客人。” 大天狗收了脚,弯腰擦了擦皮鞋上沾染的尘屑,抬手示意手下

 要死在这里了吗?

 没有意料中的悲哀,只是觉得自己的可笑,如果真的有母亲说的投胎转世,这里的每一张面孔,我都要千倍百倍的让他们偿还回来。茨木如此的想着,任由屋里的黑衣人将自己架走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“等等!”突如其来的声响唤住了他们的脚步,包厢外的门被无情踹开,伴随着巨大的声响,四下一片骚乱,保镖们戒备的去摸怀中的配枪

 

来人身上的酒气很大,似乎喝了不少,脚步有些踉跄手上还拎着半瓶杰克丹尼

 

 

“我当是谁呢?原来是酒吞啊,怎么大江组的人原来都这么没礼貌。”大天狗嘲讽道

 

被唤作酒吞的男人没有理会,勾勾嘴角,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手边的沙发上,咕噜咕噜的往嘴里灌着酒。

 

“红叶的表演一会儿就开始了,要看就下去,我这儿可不是雅座。”

 

大天狗有些不满,他鲜少饮酒,尤其是这种烈酒。冲鼻的气味让人作呕,现下此人反客为主的态度还真是讨厌。

 

“喂,我说。”酒吞丝毫没有这种自觉,喝空了手中得酒,发出一声满足的赞叹,抬眼看了看大天狗,又看了看茨木,漂亮的紫色眼睛含着笑

 

“这小子我喜欢,我要了。”

 



评论(1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