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奖学金而战的白白白

茨酒/酒茨

网易爸爸,求你给我只大天狗吧


第二章

 

“这小子,我要了!”似乎感受到了四周诧异的目光,酒吞毫不犹豫的又说了一遍

 

大天狗眼中的惊讶转瞬即逝,他点燃怀中的烟,深吸一口,左手来回敲打着木桌

“这小子可是刚要杀我。”

 

“我知道,刚才那么大的骚动,我可是看了个仔细、”

 

“那你还敢要人?你好大的胆子。 ” 

 

“啪”的一声趴在桌上发出了脆响,语气不怒而威,屋里的手下也尽数掏出怀里的枪,齐刷刷的指着酒吞的脑袋。

 

“你真是大江山呆久了,不知道道上谁说的算了!”

 

到底见惯了大场面,酒吞不怒反笑,站起身,拉了拉衣角的褶皱,一步步走向坐上之人。保镖的枪口随着他的动向游弋,又碍于他的身份不敢动手。

 

“我想搞错的应该是你们吧”在大天狗桌前停住了脚,双手撑着桌面俯身与他对视“这里靠近畿更近些。”

 

大天狗拿烟的手顿了顿,瞳孔轻微的收缩昭示着什么,这样的反映足以让酒吞满意,有些话点到即可,大天狗向来识时务。

 

语毕转身走到茨木身边。

 

看着依旧对准自己的漆黑枪口,酒吞略显无奈的叹口气 “这么危险的东西还是收好的好。”

 

酒吞的手劲极大,极富力量的拳头送进对方的腹部,保镖被剧烈的疼痛席卷蹲在地上,一时间失去桎梏的茨木以为要再次与地面做亲密接触时,却没有意料中的疼

 

“你还能不能走?”

 

酒吞的声音有些喑哑,如同醇厚的浓酒,手臂轻易的拖住了茨木瘫软的身体,将人重新禁锢在臂膀中。

 

混杂着酒气的好闻体香席卷这茨木的鼻腔,至少这时他失去意识前最后的认知,也让他在数年后的床第间,清晰的回忆着与爱人初始的那份羁绊。

 

“喂,喂。。。。”看着怀中人紧闭的双眼,酒吞心头有几分凉意,以他多年的经验笃定,茨木伤的确实不轻。他将茨木的手臂架在肩膀上,一手环穿着腰,不由分说的就要出门。

 

“你若出了这个门就是与百鬼为敌了。”盯着他的后脑,大天狗皱了皱眉

 

“你这是在威胁我?”酒吞停住了脚步,有语气有些愠怒

 

 “若你想阻止我,大可让你的手下现在就打爆我的脑袋”

 

大江山的鬼王一向最讨厌被威胁

 

“但我也敢保证,明天我会让你的堂口在极乐净土看不到一个人活人。”

 

当大天狗从震惊中抽离时,酒吞已经带着茨木消失在了门口,他摆摆手让手下们放下戒备,自嘲的笑笑:“这家伙,果然一点都没有变啊。”

 

“老板,还要追吗?”年轻的手下似乎并不了解鬼王的名号,发声询问

 

“哈~”大天狗掐灭了手中的烟 “如果你想早点投胎的话大可以去追他。”

 


评论(8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