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奖学金而战的白白白

百鬼 茨酒/酒茨

今天的我依旧没有抽到大天狗

本来想3连更的

但是,不提也罢先放一张,下一张这对光脚的好基友就可以在一起了


网易爸爸不要再给我妖刀和荒川了!求你给我只大天狗把!


第三章


酒吞几乎是半抱着茨木出的门,身上沾染了对方的血。他能清晰的感受着茨木逐渐流失的体温。

 

大天狗这家伙,下手还是一如既往的狠

 

门口接他的车子早就等在了那里,若换做以往他定会对星熊的变相盯梢嗤之以鼻,不过今时不同往日,鬼王难得的赞叹副手的缜密心思。

 

 

    “去姑姑那儿!”

 

来不及像手下解释什么,当务之急还是救人要紧。

 

手下意会,不消片刻,车子就在一个老旧的洋房前停下,爬山虎的藤蔓攀附了半个墙壁,透着诡异的寒。

 

“你去和星熊说,两天后再来接我!”

 

不待司机有任何回应,酒吞干脆横抱起茨木,便匆匆下了车,朝着屋子走去。腾不出手的鬼王,毫不留情的踹在紧锁的铁门上,力道大的让人觉得整个屋子都在晃动。

 

“姑姑,姑姑,开开门!”

“姑姑,开门!”

 

酒吞嘴脚并用,扯着嗓子大喊。

 

“大半夜的,叫魂啊!”屋内传来怒骂,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。

 

“咯吱”,老旧的铁门被打开,鬼王还来不及迎上去,便被卷成一捆的报纸砸在了脑袋上

 

“如果你下次在这样踹我家的门,我肯定用锅铲打爆你的头!”被唤做姑姑的女人还不解气的,又扬起手,系数打在了鬼王的身上。

酒吞也不敢和他动怒,面带讨好的对女人道:“我这还不是有些着急吗?你看这小子伤的这么重!”

 

姑姑嘟囔着瞥了眼酒吞怀里的茨木,

 

“我靠!这小子伤的这么重?谁打的!”

 

“大天狗啊!”鬼王故意拔高了声音

 

“叫这么大声,你找死是不是?”姑姑瞪了一眼酒吞,扬了扬手上的报纸。

 

酒吞收到了威胁,无辜的抿了抿嘴,算是禁声。姑姑瞅着他的模样无奈的叹口气,把门拉的更开了些

 

“先把人放进去,医疗室你认识的。”

 

酒吞颔首,快步的走了进去。说是医疗室不过是废弃的地下室打造出来的小隔间,尽管如此里面的设施倒也算齐全。

 

茨木被放在了干净的床上,姑姑也不知何时换上了防菌服和医用手套,仔细翻看他身上的伤口。

 

“姑姑,你又捡了好多小鬼回来,在这样下去这里可要住不下去了啊。”

 

刚进门,酒吞就注意到屋子里横挂着不少孩子的衣服,有的还点着壁炉烘烤。

 

“那怎么办,被里面丢弃的孩子,如果我不带走,活下来的能有几个?”姑姑没有抬头,继续着手上的工作

 

“哎?那你呢,又去six days看红叶了?”

 

“哼”酒吞似乎被戳到了痛处,不满的嘟囔着,活像个长不大的孩童。

 

“你说说我这么优秀的男人,红叶到底不喜欢我哪儿?”

 

“这女人的心思,自然难猜,你虽聪明可从小就情商低,那会儿可没少欺负人家,这会儿又说对人家有意思,我要是红叶也不会搭理你。” 

 

酒吞在一旁耸耸肩,算是不敢苟同

 

“好了,检查完了。”

 

“怎么样?”酒吞探过身

 

“致命伤到是没有,昏迷是因为后腰和侧腹的砍伤失血过多,左臂是被打折了,没个几个月是不会好的,其他大大小小的伤口包扎下就好了。”姑姑转身取下了柜子里的外伤药和绷带。

 

鬼王难得好心的也给她打着下手

 

“不过真难得,我们大江山的大佬,道上人人畏惧的酒吞童子也会这么好心的救下一个陌生人?这小子什么来头?”

 

“他不过想杀大天狗,却没成功。”酒吞拿起剪刀,划开茨木沾血的衣襟,“不过,这小子的眼神倒是很吸引我。”

 

酒吞停下手上的动作,凝视了茨木许久,像是在脑中搜寻着能与之相配的辞藻

 

“啊,对!就像是久未进食的猛兽,要将一切蚕食殆尽。”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评论(3)

热度(29)